面对FIFA排名比自己高了100位的对手,开场35分钟就两球落后的哈萨克斯坦,并没有任人宰割。

顽强的他们在此后53分钟连入三球,将几乎笑纳3分的对手拉下了马。这是这个中亚国家转战欧足联21年来,在绿茵场上最激动人心的一场胜利。

离开亚足联“安乐窝”,主动去遍地豪强的欧洲“找虐”,哈萨克斯坦足球多年前的抉择,如今却收获了令人炫目的成果。

国家队破天荒杀入欧国联B级、联赛班霸阿斯塔纳在欧联杯击落过曼联……在世界杯不断扩军的大势下,十多年还是国足脚下败将的哈萨克斯坦,正一步步变成自己梦想中的模样。

从名不见经传的亚洲球队,到如今震慑豪强的“地头蛇”,哈萨克斯坦足球的飞跃,显然得力于脱亚入欧。然而这条出走之路,却源自于多次憋屈而无奈的遭遇。

1992年独立之后,哈萨克斯坦在首届中亚五国参加的“中亚杯”上就夺得冠军,1997年又杀入了十强赛,但垫底提前出局。

虽然在1996年亚洲杯和2000年亚洲杯预选赛中都遗憾止步,但哈萨克斯坦队已是标准的亚洲二流球队水平。

然而,1995年亚俱杯(亚冠联赛前身)上,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杯赛冠军叶利马伊首回合0比1小负利雅得胜利,当他们准备回到主场逆转对手时,对手却提出了要求:沙特人以“哈国气候条件不允许”为由,拒绝前往哈萨克斯坦比赛,单方面要求叶利马伊将比赛场地换到中立场地进行。

尽管叶利马伊当即拒绝,但亚足联却下场“指导工作”,他们宣布,如果叶利马伊拒绝更换比赛场地,那么第二场比赛将被判为0比0,这也意味着利雅得胜利将以1比0的总比分晋级,不忿的叶利马伊当即宣布退赛,这也成为哈萨克斯坦足协与亚足联决裂的导火索。

此后7年间,哈萨克斯坦各级国家队和俱乐部,在亚足联旗下各项赛事持续被“黑”。最终,国土仅有一小部分在欧洲范围的他们,决定成为欧足联的成员国。

而这次“脱亚入欧”,仅限于足球范围,哈萨克斯坦仍然参加亚运会。篮球等颇受国人喜爱的运动队,也仍在亚篮联旗下。

作出这个极具勇气的决定,代价便是哈萨克斯坦常年都是欧洲列强的“提款机”。从2004年至今,历届世预赛和欧预赛,哈萨克斯坦从未晋级,排名也从未超过倒数第二。

更惨淡的是,哈萨克斯坦甚至在欧洲足球的底层都并不突出,甚至拿不下国土面积只相当于自家一个城市的安道尔。

2021年11月,哈萨克斯坦足球遭遇了最沉重的打击,在王子公园球场,他们被法国队8比0羞辱,创造了队史最大分差输球,连续15场FIFA赛事不胜。

“你们还是回亚洲吧,那里有8.5个世界杯名额等着你。”赛后,法国记者们的调侃,并没有熄灭哈萨克斯坦对足球的热情。此时他们已经是欧国联C组成员,并先后完成了在欧洲区的第一球、第一分和第一胜。

转机发生在2022年,去年,哈萨克斯坦历史性地以4胜1平1负力压斯洛伐克,抢下欧国联C级C组头名,升格B级;如今,他们又刷新了所战胜对手的最高排名纪录,这也是他们在欧洲杯预选赛拿下的首场胜利。

“阿斯塔纳足球俱乐部,是哈萨克斯坦发展成就的灯塔”——这是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名言。尽管是地球上最大的内陆国,但在足球领域,哈萨克斯坦有一颗开放的心。

身为阿斯塔纳俱乐部的名誉主席,以及俱乐部实质意义上的资方,纳扎尔巴耶夫对首都球队的支持不遗余力,这支背后有国家铁路局、邮政局撑腰的国内豪强,多年来在欧战为哈萨克斯坦争来了不少关注度。

脱亚入欧之初,哈萨克斯坦显然是欧足联的小透明,实力不济的国家队无法代表国家形象,招募了大批外援的俱乐部自然当仁不让。成立于2009年的他们,仅用时6年就打进了欧冠正赛,并在小组赛3个主场分别逼平了马竞、本菲卡和加拉塔萨雷,昂着头离开。

此后,阿斯塔纳仍是欧战常客,他们最近一次引发轰动,是2019年欧联杯小组赛击败了曼联,他们那一年唯一一场欧战正赛赢球,就爆出了大冷门。

后来,阿斯塔纳逐渐归于沉寂,但另一支不差钱的传统强队海拉提又在首届欧协联中异军突起,他们先后在资格赛击败了海法马卡比与埃施福拉,凭借时区“优势”,成为首支从资格赛锁定欧协联正赛名额的球队。

不过,起步较晚的哈萨克斯坦联赛,仍难言规范。在sportradar公布的《2022年博彩腐败与假球欺诈》的调查报告中,去年,哈萨克斯坦联赛共有43场比赛被列为“可疑比赛”,比如今正兴起反腐风暴的中超还多两场。

而就在上赛季,哈萨克斯坦联赛还出现了一度濒临破产的奥尔达巴塞捧起杯赛冠军、降级队图兰门将托克塔耶夫摘得金手套奖等荒唐新闻。考虑到该国足协曾经在杯赛力推小组赛赛制,这样的离谱操作,或许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尽管国内外生存环境都不算乐观,但哈萨克斯坦足球整体向上的节奏却无法逆转,越来越多的哈萨克斯坦球员前往欧洲联赛效力。仅在2022年冬窗截止日,哈萨克斯坦就有3名球员前往俄超效力。

而今,在俄超莫斯科中央陆军效力的中场扎伊努季诺夫,身价已达350万欧元,是货真价实的中亚足球第一人,更是国家队当之无愧的灵魂。逆转丹麦之战,正始于他的点球破门。而此次备战欧预赛的26人名单中,更有多达5名海归。

曾几何时,乌兹别克斯坦曾是中亚头号球员输出大国,但如今,得了“籍贯”之便的哈萨克斯坦,正逐渐取代近邻,成为崭新的输出地。

一个足球弱势国家的崛起,不可避免地会成为国足的参照系,而在脱亚入欧前曾和国足多次交手的哈萨克斯坦,也无法免俗。

早年哈萨克斯坦尚未加入欧足联时,面对国足输多胜少:1997年双方首次在友谊赛中交手,国足上半时由范志毅、李金羽和黎兵23分钟内连下三城,3比0大胜对手,从开局到结果,比如今的丹麦更加轻松。

2007年,国足再度在友谊赛中击败对手,但和上次不同,开场16分钟就率先丢球的国足,是靠着韩鹏的点球和李金羽的破门,勉强逆转了对手。而待到2016年世预赛开打前,国足在大连0比1首次输给了哈萨克斯坦,此前8战全胜的强劲势头就此中断。

而如今,在欧洲已经成为黑马“后浪”的哈萨克斯坦,俨然成为了国足高攀不起的存在。得益于欧洲杯名额改革,他们大有可能成为史上首支杀入欧洲杯正赛的“亚洲”球队。

按照欧国联竞赛规则,拿下C级别头名的哈萨克斯坦,如果没有通过预选赛进入24强,那么他们将得到一个附加赛名额。而就在上届,同为C级别头名的苏格兰历经附加赛两轮鏖战,先后击败挪威和塞尔维亚,史上第三次杀入正赛。

在拥有丹麦、斯洛文尼亚、芬兰和北爱尔兰的欧预赛D组,哈萨克斯坦想要锁定小组前两名难度着实不低,但通过附加赛争取机会,仍然具备操作意义。

一旦哈萨克斯坦能够延续战胜丹麦的信心与运气,他们将有望成为继土耳其之后,第二个版图大半在亚洲,但却杀入了欧洲杯决赛圈的国家。

无缘世界杯亚洲区的8.5个出线名额,固然是一种痛楚,但对于已经多次完成历史性突破的哈萨克斯坦足球而言,成功和进步,或许也从来不必用晋级衡量。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