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的交战史向来是悬案和惨案的发生之地,里面充斥着太多因果轮回和咬牙切齿,一直从1966年的世界杯决赛门线决赛门线。终于在这届欧洲杯上,在索斯盖特的带领下,等了55年,英格兰盼到了在大赛淘汰赛击败宿敌,一晃半个多世纪的等待和煎熬过去了。

本场,索斯盖特终于启用了心心念念的三中卫,前场芒特因为隔离刚满缺少合练,于是这次压着桑乔和格拉利什的人又换成了萨卡;而勒夫用格雷茨卡替换了京多安,维尔纳成了首发,把格纳布里挤到了替补席。

因为英格兰的中后场相对来说并没有技术优势,每当控球发展到通过双后腰往前顺的阶段,接下来就是被德国队各种后上抢断。所以英格兰就用双翼位完全履行盯人职责,带来宽度保护,再加上菲利普斯和赖斯两个大腰子,英格兰用极度没文化的兑子战术打出了密不透风的效果。德国的两个边翼卫一旦不能起飞,他们就只能在中路磨磨唧唧的控球……

因此,德国队空有控球率,却始终无法转换成有效破门。倒是英格兰的反扑打的虎虎生风。勒夫刚换下维尔纳,便挨闷棍,卢克-肖精准的横扫门前,这回快乐男孩斯特林终于不好意思再快乐了,门前轻松推射命中。之后大英帝星凯恩抢点再下一城,宣告英德大战尘埃落定。

其实在德国失守前,有过3次得分良机:戈雷茨卡单刀被赖斯化解在禁区边缘;韦尔纳左路起脚被皮克福德伸腿挡出;哈弗茨的凌空又被皮克福德单掌托出。把握住一次,剧本就会改写,历史就会改道。

每当你对勒夫燃起一丝期待时,他总能让你失望。永远的明牌摊打,永远不懂得变通,如果比赛进行的顺利的话也许他的德国队能够高歌猛进,只不过一旦球队遇到意外情况时,你几乎没法指望他能做出正确的应对。

说到底,德国这批人最适合的就是边路拉扯后与中路做小范围的快速传切然后打门。穆勒,格纳布里,维尔纳,哈弗茨这些人都是这样的特性,打快速传切小队作战的一把好手,后面还有克罗斯的调度以及基米希和磁卡的插上…

然而勒夫的战术却完全丢弃了这些东西,结果现在德国队最后一传没有了,拉扯没有了,小范传切也没有了。无数次前场堆了一堆人和对方防守球员面对面站着,等球来了脚下看一眼,没空间,回传,然后到中卫脚下,又往前传,球到前场,没空间,继续回传…周而复始。

哪怕是巅峰西班牙巴萨,前场也是速度技术于一身,能突破的点,或者说中场也有小白这样的催化剂,德国的人员配置比不了,勒夫却依然如此整活……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