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伊始,ChatGPT的东风不仅吹向了国内科技圈,也吹向了包括跨境电商在内的许多细分领域。

从事美妆、假发等品类的跨境电商资深卖家钱大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曾经数万元成本才能拿下的假发模特实拍,如今依靠ChatGPT和Midjourney,仅用10分钟就能生成好几版,“而且实测模拟显示,AI绘图会比实拍更加真人化,渲染完成之后绝对要比人工拍的好。”

“公司已经裁掉大多数文案编辑,基础的英文编辑现在完全可以淘汰掉。我们文案部门之前有五六个人,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在跨境电商领域已经深耕11年的李绍峰告诉记者,“它(ChatGPT)帮忙翻译、做产品编辑,又快又好,而且精准度非常高。”

钱大柱也经历了类似的情况。“去年12月份,我们本来是准备扩充团队人数的,但今年到现在基本上没有招人,而且当下不减员就不错了。”

去年12月,钱大柱就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尝试用ChatGPT来写产品介绍,即产品的规格型号、适用场景、适用人群、卖点等,并用其进行翻译。试用后,他发现,这个工具能够解决跨境电商领域长达数年的一个顽疾——翻译问题。“外界可能觉得解决翻译问题不算什么,但是这对我们行业来说却是颠覆性的开始,因为翻译问题是长期影响销量的一个‘顽疾’。”钱大柱向记者解释。

“在我们这个行业,有一种职业叫电商翻译。很多电商公司为了做全球品牌,确保翻译精准度,会聘请海归毕业生(做翻译)。但这类员工成本很高,小公司还养不起。”他说道。

对以小团队起家的钱大柱来说,在ChatGPT出现前,使用机器翻译是一个更节省成本的选择。“以前用谷歌翻译和百度翻译多多少少都有语法错误,对于一些对词汇精准度要求比较严谨的国家,比如德国、日本,语法错误就会影响派单和销量。但ChatGPT出来之后,我们没有再出现过语法错误。”

“跨境电商对这类文本的数量需求非常大,因为同一个产品要销售至多个不同的国家,所以要翻译成不同国家的语言,ChatGPT大幅提升了效率。”钱大柱告诉记者。

李绍峰是今年3月开始使用ChatGPT这类AI工具的,现在,他公司的员工也都在积极学习使用各类AI工具。他也向记者坦言,如今的AI完全可以胜任跨境电商运营所需的文案和翻译。

“其实我们公司已经裁掉蛮多人了,现在很多的基础英文编辑完全可以淘汰掉。文案部门之前有5~6个人,现在只剩下1个人了。”李绍峰说道,“AI做翻译,做产品编辑,又快又好,而且精准度非常高。”

在跨境电商领域,AI也在抢占模特和摄影师的高地。前述两位受访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跨境电商卖家们常用的另一个AI功能是文生图,即利用ChatGPT生成提示词,再通过Midjourney等工具生成不同场景下的产品图片。

“这种照片以前是要找模特拍的,现在不需要了,也不需要专门的摄影师打光修图,我们10分钟就能生成好几版,而且结果比真人拍摄的要好得多。最后电商运营人员直接挑选上架就可以了。”钱大柱分享道。

在钱大柱看来,未来像电商翻译和模特这些职业,慢慢地接单会更加困难。不过,他认为AI暂时还无法替代直播间的卖货主播。“人类主播会根据直播间的及时反馈,调动粉丝情绪,并及时解答一些问题。”他解释称,“虽然人会犯错,也会带来亲切感,这些都是写在基因里的东西,AI无法做到。”

对于跨境电商领域的文案、翻译、模特等职业来说,AI的出现挤占了他们本有的空间。但对整个跨境电商的卖家来说,AI带来的成本下降和收益增加也让他们喜闻乐见。

钱大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原先找一个外国模特拍一组图要花一天的时间,除了打光、拍摄需要工时工费外,修图也需要成本,比拍摄成本还高。

“修图需要结合头发丝,一点一点修,整个工序非常复杂。一套下来,市面上最差的设计师工作室都是几千块钱。如果要高端一点,没有几万块钱是不行的。”他告诉记者,“但AI现在10分钟的效果比设计师还好,你说我们为什么还要用设计师?”

钱大柱以公司的一组实际数据向记者说明,“原先的一个小组是由5个人组成,即使是非常有经验的员工一天内最多能做两个产品的上架。但现在,一个组的组长仅花30分钟左右就能生成多个国家语言版本的产品描述,再把这些产品描述派发下去,一天的产品上架量差不多能翻3~4倍,甚至更高。”

AI的文生图功能也给李绍峰的公司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他告诉记者,“我们之前搭建一个网站,包括编辑、美工修图、网页布局等,大约需要4~5个人,2~3个月才能上线人,最多半个月就能上线了。”

“现在你只要正确地掌握新型的AI工具,在电商领域,一个人就可以等于一个战队。”李绍峰这样形容道。

借助AI工具,跨境电商的收益也是非常可观的。“在今年3、4月,我们的业绩额相比去年同期的增幅超过200%。”钱大柱透露,自去年12月份开始使用ChatGPT的近半年以来,基本上每个月都能实现业绩的同比增长。

“业绩的增长不仅是因为工作效率提升了,同时还因为优化调整产品页面之后带来的客户复购率提升。”钱大柱进一步解释称,“在电商运营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算法,如果一个产品的客户复购率比较高,那么它会加推这个产品的推流量或搜索量,也叫直流,同时也会变相节省广告成本。”

随着ChatGPT带来的便利性,在海外,Shopify、Instacart、Klarna等知名电商都已接入ChatGPT;在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跨境电商开始积极拥抱AI。李绍峰向记者透露,“我知道的大部分公司都在使用AI,应该有60%~70%的比例。”

李绍峰也比较了国内外电商对AI工具的使用情况,并认为国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表示,“国内外的差距还很大。从底层逻辑上就是不同的,国外是生产AI工具的,通过ChatGPT又产生了许多细分的工具,比如说做图、做视频、剪视频。但国内还停留在最基础的应用,还未完全普及。”

面对巨大的AI浪潮,前述两位受访者对待AI的态度非常一致——AI是大势所趋,拥抱AI是唯一的应对方式。“我们能做的就是学习好AI工具,造好自己的诺亚方舟,然后驾驭它,而不是被它所驾驭。”李绍峰说道。

随着AI技术的快速迭代,钱大柱也预期整个跨境电商的行业内将迎来更大的变革。“个人预估,可能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跨境电商行业里面的所有卖家都需要用AI来卖货。”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甚至随着更多AI工具的产生,将来这些电商平台有可能都不存在了。即便是还存在,但这些电商平台的卖货量也不会主要来源于原有的电商平台的自然流或者广告流,而是来源于GPT的搜索量。”

对于跨境电商使用AI生成的文字和图片是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呢?答案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两位受访者均表示,由于使用时间太短,暂时还未发现与版权相关的风险,这个问题还需要更进一步地观察。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