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凌晨,尤文图斯在欧冠决赛中以1-4不敌皇家马德里,目送对方把冠军数字增长到12个并打破欧冠改制后无卫冕的魔咒后,也让自己吞下了5连败的苦果。然而事实上,从2006年电话门降级之后,这支百年豪门已经一步步走出泥沼,不仅用6连冠捍卫了意甲霸主的地位,3年两进决赛证明了自己已经跻身一流球队的行列。随着Logo改换与商业化的推进,百年尤文正在坚定的走向重返光荣的道路。

2006年,当尤文图斯因“电话门”跌入乙级,没有人能预料,这支百年豪门究竟会沉沦多久,又何时才能重回欧洲之巅。

2006年9月9日,布冯、皮耶罗、内德维德、特雷泽盖、卡莫拉内西等人步入里米尼容纳8000人的主场,带着-17的积分开始征战意乙联赛。这场比赛,多打一人的尤文收获了一场1:1的平局,在阳光灿烂的旅游胜地里米尼,尤文的未来却笼罩在阴影里。

“亲爱的朋友们,我为我是一名尤文人而骄傲,为被你们称为‘旗帜’而自豪。但事实上,我只是这面巨大黑白旗帜中的一小部分。这面旗帜在岁月的洗礼中逐渐成长,你会发现自己的名字也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为了这面旗帜继续成长,球队需要每一个人!让我们团结!”

“亲爱的朋友们,我为我是一名尤文人而骄傲,为被你们称为‘旗帜’而自豪。但事实上,我只是这面巨大黑白旗帜中的一小部分。这面旗帜在岁月的洗礼中逐渐成长,你会发现自己的名字也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为了这面旗帜继续成长,球队需要每一个人!让我们团结!”

在队长皮耶罗的号召下,在老队长德尚的率领下,在“布拉德皮特”等人的坚守下,这支虎落平阳的落魄球队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最终以85个积分力压那不勒斯,重回意甲的行列。

经历过乙级岁月的沉沦,尤文将士与球迷都更加懂得坚守的力量。从连年第7到3年两进欧冠决赛,尤文图斯以惊人的速度重回欧冠一流的行列,在商业化方面也大获成功,远远甩开了和意甲诸强的差距。但距离欧洲之巅,尤文始终还差一步之遥。

1897年,都灵达泽里奥(Massimo D’Azeglio)中学的一些学生们决定创立一家足球俱乐部。几经商讨,他们决定取拉丁语“青年人”(Juventus)为俱乐部的名字。于是在当年11月1日,尤文图斯(Juventus)俱乐部诞生。

1923年,阿涅利家族与尤文图斯两条原本平行的命运线有了交点—乔瓦尼·阿涅利的儿子爱德华多·阿涅利(Edoardo Agnelli)收购尤文图斯并成为俱乐部主席。自此,阿涅利家族与尤文图斯成为了”命运共同体“。

二战前,尤文图斯最辉煌的成就是在1930-1935年实现了意甲五连冠。当1945年二战结束时,乔瓦尼·阿涅利也走到了生命的终点。而10年前,他的儿子也是尤文图斯俱乐部主席的爱德华多罹于空难。于是乔瓦尼在临终前将家族的重担交给了孙子贾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

接过祖父重托的贾尼成为菲亚特与尤文图斯的掌门人。1954年,贾尼为了专注于菲亚特的事务而转任尤文图斯俱乐部的名誉主席,但他仍主宰着尤文图斯的重大决定。直到1994年,贾尼才将尤文图斯的控制权交给弟弟翁贝托·阿涅利(Umberto Agnelli)。贾尼执掌尤文图斯近半个世纪,他也是阿涅利家族中执掌尤文图斯时间最长的人。

执掌尤文图斯49年的贾尼塑造了俱乐部的性格,而尤文图斯的性格形成后它又影响着每个加入俱乐部的人们。

贾尼领导着菲亚特成为振兴意大利经济的引擎,引领着意大利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变;尤文图斯则坚持本土化方针,源源不断的为意大利国家队输送人才。

贾尼为人有君子之风。作为俱乐部之主,贾尼并不高高在上,相反他对球员们关怀备至;而尤文图斯的队员也善待球迷,从未与球迷发生过不愉快。

贾尼追求卓越,因而尤文图斯也有了相似的品质。这种品质由俱乐部名宿博尼佩尔蒂诠释:“对于尤文图斯来说,胜利不是最重要的,但却是唯一要做的事情。”

对胜利的渴求为尤文图斯赢得了大量的支持者,但有时对胜利的追逐以及俱乐部强大的背景也让尤文图斯因某些获益而惹来非议。正如它的黑白间条衫一样,在意大利从未有哪家俱乐部像尤文图斯这样令人们情绪对立,但幸运的是尤文图斯仍然成为了意大利拥有球迷最多的俱乐部。

尽管家族产业遍及意大利经济各个领域,但贾尼仍旧为尤文图斯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曾说:每当在报道中看到以J开头的单词我总会非常激动。“而尤文图斯也用优异的成绩回报着贾尼。

在贾尼治下,尤文图斯成为世界第一支实现俱乐部洲际赛事”大满贯“的球队;在联赛中也15次问鼎。可在1986年后,尤文图斯却陷入了长达9年的”枯水期“。为此,贾尼不得不在1994年将俱乐部的控制权交给了胞弟—比自己年轻13岁的翁贝托·阿涅利。

与慷慨君子贾尼不同,翁贝托则是一副精明逐利的商人面孔。1994年完全执掌尤文图斯之后,翁贝托便延请吉拉乌多、贝特加与莫吉加入俱乐部管理层,开启了球迷熟悉的“三巨头”时代。

“三巨头”执政尤文的时代,功之罪之,其惟春秋。随着俱乐部管理层人员的更迭,尤文图斯的行事风格也悄然改变。

对内,于球队构建上,在总经理莫吉的主导下,从以皮耶罗,齐达内替换巴乔,维亚利等前朝元勋;再到用出售齐祖的天价入手内德维德,布冯等名将;每次操作都财尽其用且使球队实力稳中有升,堪称金元足球洪流前古典建队手法的典范。

对外,尤文则联手米兰,组成“神圣同盟”—双方联手拆掉了罗马双雄,帕尔玛等竞争对手。对中小俱乐部,尤文施以“代金券”拉拢,而对异见者则暗中打压,行事十足的枭雄做派。

此时的足球与现代商业愈发接轨,尤文图斯也没有错过浪潮。2001年,尤文图斯在米兰股票交易所正式上市,成为当时欧洲少有的上市俱乐部。

尤文图斯与利比亚卡扎菲家族拥有的Tamoil石油公司签下5年1.1亿欧元的赞助合同。其实早在20世纪70年代,阿涅利家族便与“球迷”卡扎菲进行过菲亚特集团的股权交易,卡扎菲的儿子也曾是尤文图斯的股东。而在电视转播方面,尤文图斯则与贝卢斯科尼家族的Mediaset签有2年2.18亿欧元的独家转播协议。

在2003年11月,尤文图斯以2400万欧元的价格从都灵市政府处获得阿尔卑球场及周边土地99年的使用权,这也让尤文图斯成为意大利第一家自有球场的俱乐部。随后尤文图斯又通过其他金融手段,以相对低廉的花销完成了新球场的建设。

虽然这段时期的尤文图斯在俱乐部经营上一直以自负盈亏的面貌示人,但在一些关键项目上,总会有阿涅利家族以其资源与影响力为之铺路搭桥。

此时尤文图斯的竞技成绩亦迎来复兴。在1996-2003年的7年间,尤文图斯4次杀入欧冠决赛(1996-1998年连续3年进入欧冠决赛);联赛中也7度抡元。正当尤文图斯家业鼎盛,如日中天之时,一场“日全食”不期而至。

2006年“电话门”后,尤文图斯球星出走,也就有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股价跳水,电视转播与商业赞助收入腰斩。然而更重大的损失却是在2003年与2004年贾尼与翁贝托相继逝世。

而在贾尼与翁贝托之前,阿涅利家族的第四代也过早离世。21世纪初,贾尼的儿子爱德华多(Edoardo Agnelli)与翁贝托的长子,家族第四代继承人阿尔伯托(Alberto Agnelli)先后因自杀与癌症去世。于是贾尼只好选择自己的外孙约翰·埃尔坎(John Philip Jacob Elkann)成为家族的继承人。

约翰继承家业时,家族核心产业菲亚特正陷于困境。而“电话门”后,尤文图斯一时没有恢复元气,在2009-2010赛季尤文图斯联赛只排名第7。在球迷的呼唤声中,约翰·埃尔坎邀请舅舅安德烈·阿涅利(Andrea Agnelli)出山,担任尤文图斯俱乐部主席。

只比约翰·埃尔坎年长一岁的安德烈自此出现在聚光灯前,日后人们将领略这位尤文图斯新主的锐意进取与杀伐决断。

然而安德烈主政的第一年,尤文图斯又拿了个联赛第7。此时,约翰·埃尔坎已带领菲亚特走出困境,可他对尤文图斯却意兴阑珊,不想再多投资。安德烈一番劝说,约翰·埃尔坎同意为尤文图斯再注入一次资金用于引援与新球场周边地产项目建设。而此时,安德烈也等来了父辈的遗产:2011年9月8日,尤文图斯竞技场正式投入使用。

尤文图斯竞技场之于尤文图斯的意义,已有太多论述。总而言之,新球场的投入使用令尤文图斯成为意大利第一家自有球场的俱乐部,而这已超出其他意甲竞争对手们一个维度。而将体育场冠名权授予世界级的安联,同样体现了尤文俱乐部的远见与野心。

同一时期,安德烈亲自选定俱乐部功勋孔蒂执教。孔蒂上任后一直强调着“重拾尤文的DNA”,之后球场上的故事无需多言。

有着英国留学背景的安德烈并满足于尤文图斯在意甲独领风骚的现状。面对与其他欧洲豪门在营收上鸿沟般的差距,安德烈决心推陈出新,迎头赶上。2017年初,尤文图斯推出了俱乐部的新Logo,在一个简洁充满现代感的字母“J”背后,却是俱乐部将球场及球场周边的地产、旅游、医疗,以及遍布全球的青训学院等业务统一起来,由一家足球俱乐部向一个现代化品牌转型的野心。

2017年是尤文图斯俱乐部成立的第120年,也是阿涅利家族入主尤文图斯后的第94个年头。似这般长久的在意大利足坛乃至世界足坛都很罕见。

虽然3年两入欧冠决赛均铩羽而归,虽然连续5场欧冠决赛失利,但这些都不会阻挡一支俱乐部想要奋起的决心。经历过120年的历史与乙级岁月的沉沦,尤文将士与球迷都更加懂得坚守的力量。他们也愿意跟随这家俱乐部一起,耐心而又坚定的等待下去。

在意大利,足球俱乐部是《教父》中的家族生意。尤文图斯背靠着强大的家族,却也从未停下自力更生的脚步。随着近年来,一些意甲豪门改换门庭,其球迷们纷纷希望来自中国的“新爸爸”们能一掷千金迅速重塑球队的辉煌。球迷之心可以理解,但比迅速重塑辉煌更重要的,是“孩子”要早日学会自己走路。毕竟,“爸爸”不会永远陪着你。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